中国民居形式众多,其建筑结构也各有特点,但总体来说,主要以木结构为主,包括抬梁式构架、穿斗式构架、干阑式构架、井干式构架。
川南民居多以穿斗式构架为主,这种构架在川南也称“立材房子”、“穿架房子”或“穿架结构”。以川南宜宾县横江、双龙一带的房屋为例,当地主要为穿斗式结构,木作技艺精良,现保存的这类房屋大多为清代、民国时所建。
现年七十六岁的郑少文老人,是川南民居木作技艺为数不多的代表人之一。
“我十六岁,1956年小学就毕业,我那老汉就喊我去做木活。然后就到了六四年,六四年成立了工程队,就安排我到工程队去做活路,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学起走。”
修建川南民居,推、劈、锯、改、打眼是基本功。首先要开丈竿,在这根丈竿上就把楼牵的高度,挑的高度,檐口的高度,穿片的高度,柱的高度以及横梁的长度全部刻在这根竿上,方便下料和打眼不出差错。
第二步是讨签,讨签是指木工在竹篾上画榫头的标记,这是川南民居木作技艺的一道重要工序。此时的竹篾也叫签或签篾。
“修房子最难的就是签篾,因为你要(把榫头和榫眼)斗来,跟他斗起去看不到缝隙,这就是最难的一点。”
签是用硬头黄竹做的,长九寸,宽四分,厚半分,一根木材一根签,一座房子要几百根签。讨签精准与否主要靠木工的墨法。俗话说,“小墨的枋枋,大墨的墨法”,墨法技艺在穿架房子中起核心作用,十分复杂,一般只有本架墨斗(同一个师傅传承技艺的木工)才认得。讨签的字体均为师傅自创,一笔连续写成,看似一个字实际上是几个字合拢在一起的写法,对师傅来说,既节约时间又分辨出每根木料在一座房子中的位置。
“穿架房子的木工是没有图纸的,心头就是图纸,看老板喜欢修五柱吗,七柱,就是这个意思。”
川南地区树木繁多,修建民居可就地取材,价格便宜。所建的穿架结构民居防潮、透风、抗风性能好,其穿架结构还具有抗震作用。
穿架房子的修建过程有很多民俗仪式,比方说开山、过门、烧签、祭梁仪式等。祭梁仪式是川南民居修建过程中极为重要的仪式之一,主要有两大步骤,一是祭梁,二是上梁。祭梁的梁是房子中堂最大的主梁
“此鸡不是非凡鸡,唐僧西天带来的,鸡有三斤半,捉在手中又好看,此鸡是鲁班弟子点血之鸡
举办仪式时,主家要选好良辰吉日办酒席,亲戚朋友都要来捧场。

先拴梁头,儿子儿孙中诸侯
后扯梁尾,儿子儿孙做官稳”
建国后,川南民居的修建变得越来越少,随着时间越来越长,自然损毁加剧,现存的穿架结构民居也日渐消逝。往日的“掌墨师”渐渐变老,川南民居木作技艺在人们的生活中变得越来越模糊,加上射钉枪的发明,砖平房、楼房的大量建造,这一门昔日辉煌满地的精良手艺,已陷入无人传承的困境。
目前,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古建筑研究所到当地对川南民居木作技艺的传承人进行了音像的摄录;相关研究人员对工具进行收集,当地政府也多次进行民居传统风貌整改,想以此来保住川南传统民居记忆,但,那总归不是真正的川南民居。只有保护横江、李庄这样的古镇,才可能留下川南传统民居风格最后的根。
“现在,就是说,修房子你就是修的起都没得人修穿架房子的了。”
“这样东西以后就要失传,就渐渐的没有这行传承人的了,就没有以前这套技术了”
川南民居,好比北京的胡同,黄土高坡的窑洞,山西的晋祠,客家的土楼、羌族的碉楼,它饱含了浓烈的川南民众生活气息,对它的传承更是一方水土一方人的乡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