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无尘这个选题,我觉得我将是去给自己寻找一份答案,我们到底应该怎样活?
在物欲横流的今天,爱可以随随便便的说出口,但没有人愿意多花时间来好好爱自己的亲人,好好爱我们自己。
前段时间,就是我们学校的一个毕业女孩儿樊师贝在网上发帖说向社会借200万尽孝,承诺自己15年还清,谁借她200万,她的下辈子就为借给她钱的这个人而活,她是这样爱自己亲人的。难道你不认为她的价值观有一些问题么?我们的拍摄对象,一批70后的家庭男人,为了梦想或者说为了家庭,勇挑大梁,远赴千里之外,把生死全然置之度外。
然而,命运不是眷顾每一个勤劳向善的人,随之厄运而来的不仅是病痛,还有梦想的破灭,亲人的逝世,等等等等很多常人无法想象的折磨。当一切都成为血淋淋的现实摆在眼前的时候,天几乎快要塌了,但他们能做的只有等待,不知道等什么?等待救助或是等死。
2014年暑假,我们团队第一次踏进芋和村这片土地的时候,毫不夸张的说:天,死气沉沉的。死气沉沉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也许课本里已经听过太多关于它的形容,但在这里没有一个词能比它更贴切的了。学校,最具活力的地方,只有寥寥几十个人,老人是村里最核心的劳动力,谁家都有几个奄奄一息的病人,我们的到来,他们像是看见了救命稻草一样,哪怕只是微薄的救助,他们肯定要活下去!
2015年5月,我们团队第二次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一切都变了,而这一切变化的开始却是他们自己的心态变了,不再患生患死,而是坦然地面对当下的每一天,坦然地面对死亡,坦然地迎接未来!
我们的一个拍摄对象陶婆婆,80岁了,她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儿媳因为尘肺病都死了,旁人说她和她老伴儿是一个坚强的人,两个儿子死的时候两个老人一颗眼泪都没有,而陶婆婆在和我们的谈话中却说:怕自己老了生疮害病给孙子增加麻烦。我在想陶婆婆真的就一颗眼泪都没有的人吗?我们见到她的时候,她还在地里干活,耳朵已经有些听力障碍了,她一股劲儿的不断重复的告诉我们她的几个孩子都死得太年轻了,我们似乎看了一个活生生的祥林嫂在哭诉她的孩子一样。难道陶婆婆她真的就是这样坚强吗?两位老人的活着真的就是在给后人增加麻烦吗?到这个时候她的心里想得却都是子孙后代啊……
而另外一个拍摄对象张长洪,40来岁,得病8年了,自从发病以来,几乎不能上山干活,老父亲老母亲和妻子为了他治病,为了两个孩子上学,为了家庭的生活,整天没日没夜的干活,老母亲两次跳楼自杀,老父亲下雨天都不肯收工,他的妻子,一个女人,几乎撑起了这个家,他告诉我们这一辈子他亏欠最多的就是他的妻子,病难之中妻子没有离他而去,没有丢下两个孩子不管,没有丢下这个家庭不管,他很感谢!
我似乎看到了一种精神,一种来自生命的力量,一种对生活的坚持,我想,这就是爱吧!